服務熱線:00852-23571588
曾经赵本山身边的“绿叶”范伟:我是东北乱炖,慢火才有味道
文 / 环球电视台 2020年02月13日 19:15
浏览数 50

阔别了17年 后,《刘老根3》正式上线。范伟和赵本山重聚了,两人也相逢一抱泯了恩仇。

范伟的出现让很多观众惊喜,也让大家集体回忆起”药匣子“,也怀念那个当年拄过拐,推过车,抬过担架,戴面具打劫IC、IP、IQ卡的范伟。

但许多人不知道的是,出生在辽宁沈阳的范伟,刚出道时是说相声的。

16岁那年,他在叔叔的介绍下拜了相声演员陈连仲为师,并在在铁岭一学就是三年,中途也没回过家。

1981年,学成的范伟进了铁岭民间艺术团,成了专业说相声的。

他回忆时说,“那时条件艰苦,舞台上还是碘钨灯,下乡表演时农村的蚊子蛾子乱飞,在台上说着说着特别忘情的时候,就吃进去一个,还不能让观众看出来,咽一下还要演。”

每回演完下台,他就和同事比:“你今天吃几个蛾子,我今天吃几个蚊子。”

1993年,在首届中国相声节上范伟凭借《要账》 拿下冠军,在圈里小有名气,但他始终觉得,自己不是说相声的料。自己太内敛、撒不开。

范伟第一次表演他的相声处女作时,台下同事无人发笑,结束后,大家给他这个相声归个类“你这叫悲剧相声”。

后来,央广的曲艺编辑来团里挑作品,范伟拿着本子抑扬顿挫念了一遍。

编辑跟团长说“这小胖子写的相声不可乐,但他的语气、小感觉很对,你们好好培养培养。”

从那次后,范伟在团里地位略有提升,但生活并无改变。

他也一直从内心觉得自己不属于相声也不属于舞台。

“我撒不开,相声演员一定是生活中就撒得开那种。就好比,一个天生的相声演员坐在这和你聊天,一定包袱不断,我就不行。”

他想要转行,经人介绍认识到了当时已经三登春晚的赵本山。

在93年春晚前,已经名满天下的赵本山打电话找范伟,让他替小品中的小配角。

接到电话的范伟特别兴奋,跟着赵本山在梅地亚中心排练许多天,但最后春晚导演却表示要换人。

范伟没吵闹也没抱怨,冒着大雪自己默默的走了。

赵本山看着远去的范伟感慨:“看一个人,要看他大喜大悲时表现,这是我要的搭档。”

几个月后,两人合作小品《走毛道》。也从那个作品开始,范伟成了笑星身边的绿叶。

1995年,范伟跟着赵本山第一次登上了春晚的舞台。在《牛大叔提干》里,他成功塑造了一个精明谄媚的秘书形象。

1996年,在春晚小品《三鞭子》里,范伟带上眼镜又成了仗势欺人的司机小吴。

1997年,在春晚小品《红高粱》模特队中,范伟绑上头绳,成为“范老师”,妖娆又油腻。

2003年,春晚小品《心病》中,他又成为因为中了300万大奖,一下抽过去了的病人。

和赵本山合作的日子,让范伟逐渐收获了知名度。但这种知名度完全掩盖于赵本山之下。

在接受采访时,范伟曾表示: “观众焦点完全不在你这儿,笑点也不在你这儿,只要是给本山大哥台词搭准了,节奏别掉下来,也就没什么问题了。”

但在随后《卖拐》、《卖车》、《功夫》中,事情出现了反转。

范伟这个绿叶逐渐散发出自己的风采。

“大家会觉得:除了本山大哥,另外那个角色也挺有意思。”

就这样,范伟在小品舞台上一演就是十年。

但这十年对于有点完美主义的范伟来说,还有一种无名的压力感。

因为小品大多是现场直播,稍有闪失就是失误。

2005年的《功夫》中,范伟开场第一句台词就出了错,巨大的压力伴随了他的整场表演。

也是在那次之后,他下定决心告别央视,告别小品,同时也想撕下“小品演员”的标签。

好在身为小品演员的十年间,他接触到不少电视剧作品,他是《刘老根》里的能人药匣子、《马大帅》中的“彪哥”范德彪。

因为演的太过深入人心,所以在此后很长时间里,范伟在东北任何一家店吃饭,都会有人走过来跟他说“彪哥,账结了,您吃好”。

虽然范伟以喜剧出道,以喜剧人走红,他骨子里喜欢的,却是那些缓慢地讲述人性的作品。

他喜欢文艺片,但他十分担心观众看到他之后会笑。

他开始接一些小小配角,他什么角色都演,也接过不少烂片,深一脚浅一脚地四处试探。最绝望的时候,他许久接不到一部好戏。

但范伟没有后悔,他说:“电影这个东西,真是让人着迷”。

2006年,离开赵本山的范伟接到了第一部电影《芳香之旅》,让所有习惯了彪哥形象的粉丝们闪了腰。

这是一部小众的文艺电影,票房不足100万,但看过电影的人都被范伟颠覆性的演技和转型的诚意折服。

拍这个剧的时候,范伟和700多斤的摩托一起翻下山沟,瘫软在地,手指都动不了。

有人提议用摄像轨道做担架,抬他上来。120赶到时,范伟怀疑他已残废。万幸的是最终诊断是胸椎骨裂,范伟逃过一劫。

两个月后,《芳香之旅》折桂第30届开罗国际电影节,他获得评委会最佳表演奖。

医生嘱咐他平躺,他在飞机上躺着飞了18个小时去埃及领奖,“命运总是打一巴掌,给一甜枣”。

2008年,范伟再次出演文艺片《耳朵大有福》。他利用每个镜头里的眼神和神态的变化,把一个下岗工人演成了中国版“垮掉的一代”。

在演艺圈里打出一片天地,范伟成熟且多变的演技,也逐渐得到商业片导演的青睐。

2007年,范伟参演电影《南京!南京!》,饰演悲情角色唐天祥。片中他用精湛的演技,将一个悲壮又有点懦弱的小人物,演绎得活灵活现。

导演陆川评价他说:“好的喜剧演员在转型后往往能成为伟大的艺术家,范伟就是其中之一。”

虽然有时候,范伟接到的都是一闪而过的角色,他也乐得其所。

《我不是潘金莲》里一开口就是包袱的果农;《道士下山》里的药店老板......

有时候只有几秒钟的镜头,三五句台词,他在却反复研读剧本,竟然演出了让观众过目难忘的角色。

在2015年,范伟拿到了《不成问题的问题》的剧本,看完剧本后范伟就和导演梅峰约在北京一茶馆见面。

见面前,范伟读了老舍原著,角色动机心理在脑海中过了许多遍。

见面后,他对梅峰说:“梅老师,我觉得,这得是个静水深流的东西。”

为了能给出不同层次的表演, 每个镜头,范伟总会拍10到15条。

摄影师形容范伟就像一台3D打印机,你要什么他就给你完美呈现出来。

功夫不负有心人,范伟他凭借着《不成问题的问题》时隔10年再获封影帝。

领奖时,他说:“拍得很淡,演得也很淡,特别感谢评审有耐心看到它的妙处。”

回来后,他把奖杯藏在家中小二楼上,生活一切如常。

如今,范伟成功的撕掉了赵本山搭档的标签,撕掉了小品演员的标签,也撕掉了喜剧演员的标签。

一层层抽丝剥茧,范伟也赢得所有人的认可。

现在,范伟重新回到了“药匣子”的角色,与其说是他给观众的礼物,更像是他与自己的和解。

他以“演员范伟”的身份发起挑战,对熟悉的角色,也对那个曾经的自己。

即便现在观众再哈哈大笑的看见范伟喊他“匣子”,想必他也会淡然接受,他说,有些演员是爆炒鸡丁,而他是东北乱炖,慢火才能出味道。


分享到 
会员登录

其他方式登录:

手机注册邮箱注册
手机找回邮箱找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