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務熱線:00852-23571588
军事军事 > 军情热点 > 正文 站内 武汉新型肺炎 厂所分离?美国空军助理部长提出新研发方案
文 / 环球电视台 2020年01月22日 14:49
浏览数 28

据美国《航空周刊》报道,美国空军“下一代空中主宰”(NGAD)项目的最初目标仅是带来新的空中作战模式,但其最新的动向表明NGAD项目也可能对飞机设计、制造、升级和维护等在内的一整套传统飞机的全寿命周期流程进行革新。

传统的飞机研发模式中,由少数能力很强、地位固化的军工企业巨头长期把持作战飞机研发,并将其作为“特权”来对待,其代价是冗长的研发周期和高昂的成本。

在NGAD项目拟采用新的采办策略,此时这些研发流程都将让位于新的开发模式。新的模式更像汽车企业,由擅长利用数字工具的新兴公司在通用的平台基础上开发出多个型号,再交给擅长大批量生产的工厂进行生产。这一新模式旨在颠覆美国传统的航空航天制造业,为NGAD项目提供支持。

美国空军助理部长威尔·罗珀表示,“丰田及其他多家汽车制造商长期专注于创建更好的生产流程,并正在按该流程大量制造汽车。我们也希望学习这一模式,创造更好的飞机制造流程,然后按照这一流程生产先进的飞机。”

上述表态意味着NGAD项目可能会发生重大转折,因为仅仅两年以前,该项目的预期目标还是在2030年前研制出被称为“穿透式战斗机的”的F-22后继机型。虽然这款飞机计划具备的能力目前仍属机密,但很可能整合AFRL开发的宽波段隐身、无尾气动布局、自适应循环发动机、定向能武器等先进技术。

后来NGAD项目有了变化,研发“F-22后继机型”的要求被搁置,转而要求研发一个打击系统,并在2019财年预算中分配了一项长期资金规划,在2024年前投入132亿美元研发包括“忠诚僚机”无人机、新一代有人驾驶战斗机在内的“作战系统”。而在2020财年预算草案中的相关预算被削减66亿美元,同时推迟了在2024财年之前推出下一代战斗机的计划。

随着对“下一代战斗机”本身的研发预算的大幅减少,罗珀呼吁采取激进策略,避免该项目陷入15~20年的超长研发周期——就像F-22和F-35那样。罗珀以美国空军1940年代末到1950年代中期发展的“百系列”战斗机为例,表示当年多家公司在短时间内快速推出了多种型能力各有侧重的战斗机,但随着战斗机的设计日趋复杂,新飞机研发门槛越来越高,周期也越来越长。目前罗珀希望仿照汽车行业打破这一局面,并表示包括波音在内的部分航空航天企业已开始采用类似策略,例如在T-7A教练机和波音777生产线改造等方面就借鉴了汽车工业的某些作法。

但是罗珀认为改革可以进行的更深入,根据他的愿景,未来新型的作战飞机将由专业飞机设计公司提交设计方案,空军在评审通过后将该方案转交一家或多家专业飞机制造公司进行生产。该飞机将不受专用软件、接口和技术数据的限制,使美国空军可以完全自由地选择供应商对飞机进行改进升级和维护保障。

借助这些手段,罗珀的目标是将NGAD项目中的新型战斗机平台发展周期压缩至五年以内。

罗珀的上述设想得到了美国空军参谋长在内的军种高层的全力支持,但他对航空工业的未来愿景,即分割单一型号飞机的设计与制造、改进和维护也招致了工业界大量批评。例如有专家称,罗珀的设想不太像汽车工业,更像是苏联和俄罗斯奉行的“设计与制造脱钩”的过时体系,而且在项目资金分配方面也未做到重点突出。

当然,罗珀对这些批评也显得胸有成竹,他表示他已在航空工业中见证太多案例,足以证明新的采办策略“值得豪赌,值得冒险”,NGAD项目也为他验证其成败提供了机遇。


分享到 
会员登录

其他方式登录:

手机注册邮箱注册
手机找回邮箱找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