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務熱線:00852-23571588
特朗普再喊话金正恩,年底前能第四次会面吗?
文 / 环球电视台 2019年11月20日 15:03
浏览数 35

朝美领导人会晤的剧情从来没有固定的套路

6月30日下午,金正恩同特朗普在板门店举行会晤。

“回见!”(See you soon!)美国总统特朗普11月17日在社交媒体推特上向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喊话,希望“委员长先生”快速行动起来,以达成“交易”。

这很容易让外界联想起特朗普4个多月前的那次喊话。当时,还在大阪出席G20峰会的特朗普突然在推特上写道:“我即将离开日本前往韩国,若金正恩委员长在我访韩期间能看到此条推文,我将能在板门店非军事区和他握手,说声‘你好’。”一天后的6月30日,第三次金特会就在板门店上演。

但自去年朝美开始直接接触特别是在新加坡举行首次金特会以来,朝美领导人会晤的剧情从来没有固定的套路。河内金特会的无果而终,以及板门店会晤的闪电式上演,不到最后一刻外界都很难猜准结局。

这一次,对于特朗普的“喊话”,朝鲜方面回应的基本态度是别再重演河内金特会的那一套。在河内金特会后,朝鲜官方这样的回应已经是老调重弹,但面临年底的“窗口期”,朝美近期的一轮密集博弈倒有些不同往常。

朝鲜的“报酬”

朝鲜对于特朗普这次推特喊话做出直接回应的,不再是外务省直接负责对美磋商的第一副相崔善姬,而变成了她的老上司、外务省顾问金桂冠。2003年六方会谈启动时,崔善姬曾是当时的外务省副相、六方会谈朝鲜代表团团长金桂冠的翻译以及重要助手。

金桂冠的回应很简短,着重强调的是朝鲜没有在会谈中“获得任何报酬”。他表示,从去年6月开始,朝美三次进行首脑会晤和会谈,但朝美关系没什么起色,眼下美国依然在朝鲜半岛问题上换汤不换药,只追求争取有利于自己的时间。“我们对无益于朝鲜的这种会谈再也不感兴趣。”

不过,一年多来的朝美、朝韩直接接触特别是三次金特会也并非一无所获。在河内金特会上,朝鲜已经明确地向美方提出自己所想要的“报酬”。按照朝鲜官方的说法,朝鲜当时提出了一项“现实的建议”,即以在朝美两国专家共同监督下拆除全部宁边核设施,来“换取”部分对朝制裁的撤销。特朗普则在河内的新闻发布会上称,朝鲜在会谈中“希望全面解除制裁,而我们做不到”,似乎暗示如果朝鲜不坚持“全面解除制裁”,美国政府可以“做些什么”。

今年9月,在解雇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博尔顿时,特朗普又透露了河内金特会不欢而散的另一个重要原因。据路透社报道,特朗普当时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称,博尔顿犯的错误包括冒犯金正恩,让会谈严重受挫,因为博尔顿要求朝鲜遵循“利比亚模式”,交出所有的核武器。“这真是一场灾难。”特朗普直言不讳。此后,朝鲜方面也明确表示,不愿意再与博尔顿打交道。

在板门店金特会前夕,韩国总统文在寅在接受媒体联合采访时指出,如何判断朝鲜无核化进入不可逆的阶段将成为今后谈判的重点。文在寅当时的表态,也被认为是朝美之间达成“交易”的具有可行性的路径选择。

据韩联社报道,文在寅当时进一步分析称,若朝鲜能在国际社会核查之下完全废弃包括提取钚的乏燃料后处理设施和铀浓缩设施在内的宁边一切核设施,可视为朝鲜进入无核化的不可逆阶段。而如果朝美谈判和无核化进程取得上述实际进展,恢复开城工业园区运转等韩朝经济合作将提速,国际社会也可以谋求部分或分步放宽联合国安理会的制裁措施。

“前任”接连出场

但在近期朝美之间的一系列隔空喊话中,朝鲜的口风又出现了转变。在到访韩国的美国防长埃斯珀宣布无限期推迟美韩联合军事演习后,朝鲜亚太和平委员会委员长金英哲于11月13日发表谈话称,愿意相信埃斯珀的表态是“反映特朗普总统的意志”,并将之评价为美方为恢复朝美对话的动力所做的积极努力的一部分。

不过,对于韩国,金英哲却显得很不客气,称美韩联合军事演习被推迟,并不是美方与韩国达成协议后才做出的决定,因为韩国“没有一个人物能作出这种明智决策”。与金英哲的不客气态度相呼应的是,在2019年朝韩领导人之间几乎没有直接互动,以及双方各层面直接磋商机制的全面停滞。而在2018年,金正恩同韩国总统文在寅举行了三次会晤。

在河内金特会后,此前约一年时间里一直“代表金正恩”与美方会谈的金英哲一度淡出朝美磋商和交锋的“核心舞台”,但最近这一个月时间里,他频频发声。

11月18日,金英哲再次就埃斯珀的表态发表谈话。一天前,埃斯珀在东盟国防部长非正式会议期间举行的记者会上称,推迟美韩联合军演并非对朝鲜让步,而是意在为消除朝鲜核武威胁开启一扇外交之门,并敦促朝鲜无条件返回谈判桌。对于埃斯珀的此番表态,金英哲一上来就用了两个字:胡扯。他将美方目前的一系列表态和措施看作是为了渡过年末年初难关而“争取时间”,但美国并未抛弃对朝鲜的敌对野心,明里暗里狡猾地进行阴谋活动。

金英哲还表明了朝鲜同美国重启无核化磋商的条件,只有在优先构筑朝美之间的信任、彻底消除阻碍朝鲜的安全和发展的种种威胁后,才能讨论无核化问题。

“不能在无核化协商的框架内一起讨论改善朝美关系和建立和平机制的问题。”金英哲的表态,较之于此前朝鲜代表团在河内的立场显得更加强硬。

从金桂冠到金英哲,这一轮朝鲜方面的回应人选,和以往有着明显的不同。这些对美直接磋商的“前任”官员的接连出场,一方面可以被看作是朝鲜对美沟通和交锋方式的多元化,另一方面也为朝美双方现任官员的直接磋商留下了回旋余地。

虽然出来隔空喊话的朝鲜人选较之以往明显有别,朝美双方的调门也时高时低,但朝美双方都未曾否认金特会这一会谈渠道的有效性以及年底前这个重要“窗口期”的存在。前面三次金特会举行前夕,也都是双方喊话和交锋更为密集的时期。金特会这一机制要想延续下去,双方都需要在年底前的“窗口期”获得各自所想要的“报酬”。

特朗普在喊话金正恩尽快见面的推文中,还不忘夸自己一句:我是那个能与你一起实现目标的唯一人选。


10月19日,朝鲜外务省巡回大使金明吉就朝美对话问题一事回答朝中社记者提问时指出,美国不要凭借第三国装出其似乎关心朝美对话的模样。

朝中社记者问:据说,美国国务院朝鲜政策特别代表通过第三国发来信号,希望朝美双方将于12月再度相会。你说第三国指的是哪一国?金明吉明确回答:是瑞典。

但金明吉同时指出,朝方赞赏瑞方10月初为朝美工作磋商提供场所和便利。但在朝美双方非常明白彼此立场的情况下,瑞方再没有必要参与朝美对话问题。“目前,朝美磋商尚未重启,绝不是因为没有联络渠道或他国的调停。奉劝瑞方正确判断形势,妥当行事。”

朝美之间“交易”的达成,越来越取决于双方能否相向而行并在关键议题上取得共识。


分享到 

热门文章

more
会员登录

其他方式登录:

手机注册邮箱注册
手机找回邮箱找回